反对贩卖人工智能焦虑,名师吴俊杰有话说

 反对贩卖人工智能焦虑,名师吴俊杰有话说

6月12日晚上8点,慧编程mBlock 邀请到执教高中人工智能课10年的全国创客教育名师吴俊杰老师,在慧编程公益课第一期上与大家一起分享了他在创客教育方面的最新教学心得。还亲身示范了一堂生动的幼儿园基础也能理解的人工智能课。这篇文章我们就来分享一下,看看吴老师都说了些什么?

以下为课程直播记录原文:

大家好,我是北京景山学校的吴俊杰,实际上我的人工智能课很简单,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最擅长讲入门课程。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我即将创作的一个科幻小说的核心情景,叫宇宙机器人联盟。这个联盟是由宇宙中的一系列智能机器人构成,他们都是由各种各样的智能生命制造的硅基生命。

这个联盟不同于我们之前很多科幻电影所描述的一些邪恶的机器人,他们希望能够构建一种健康和谐的机器人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机器人是硅基生命,当我们技术提高以后,会进化成一种智能生命,和我们人一样。我们人类和地球上的其他生物,都是碳基生物。两者到底能不能和谐共处?很多科学家都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为什么要反对贩卖人工智能焦虑?

我是很反对贩卖人工智能危机的做法的。什么是人工智能危机呢,很多人可能都不了解。比如说很多人非常崇拜的一位企业家,他把自己的跑车送上太空以后,散播出的消息似乎很消极,听上去好像人工智能要把人类比下去,人们只能跟随他才能走向诺亚方舟。有些物理学家,也表达了相应的观点。而这些观点,实际上是对人类文明社会和善良、善意的怀疑,且本身可能藏着商业利益。我不认同。

为什么要反对盲目崇拜技术崇拜?

因为这关乎到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平等关系。我们可以回想到鸦片战争时期,那个时候西方的一些国家,率先的掌握了现在科学技术,也能够驾驭大炮和各种各样的武器,他们就视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位劣等民族,想要奴隶他们。

而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在人工智能时代再次上演呢?这将是一场巨大的对人类文明的挑战。

散布人工智能危机的人,就像是卖假药的人,他们利用别人的虚荣或者恐惧,来贩卖这种危机,以求谋取暴利。这对于我们受过教育的,有独立思考的人来讲,或者说对那些相信人类的自由平等博爱,相信人类能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打击。而作为一个教师,我不希望这样。

那么,对于这种散布危机的行为,有清醒的认识以后,我们家长、学生应该怎么样做呢?

在法国大革命时期有一幅著名的油画,叫做《自由引导人民》。它告诉我们,只需要每个人手里面有武器有火炬,在一个共同的愿景的支持下,就能够去打破一些封建的束缚,就能够争取到每个人的自由,而这正是无数的启蒙思想家所追求的。

《自由引导人民》——欧仁德拉克罗瓦(法国)
而对人工智能的启蒙来说,我们现在手里就有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就是普及型编程教育机器人:程小奔。

程小奔非常可爱,见到它像见到一个可爱的小宠物,或者是像见到小婴儿,让人有一种怜爱的,想要把它抱在怀里的感觉。

那吴老师(演讲者)是怎样把我们的小奔变得智能起来,最终,让他代表吴老师,加入宇宙机器人联盟的呢?

人工智能与学习的关系

下面给大家看到的图片是非常经典的科幻片,《2001太空漫游》。它描述了当时还并不能够自由的穿行在宇宙当中的人们,代表人类智慧,在宇宙中解决一系列的星际之间的问题。这个经典的科幻作品,启迪了无数人,去研究人类如何在太空中生存以及其他许多的高新技术。想象力蕴涵着世界的未来,我们也设想一下,宇宙机器人联盟的机器人变得聪明以后,会是怎样的一种状态。

最近,中国教育报就人工智能与学习的关系这个主题,采访了我。我有两个核心观点:

第一点,应该让学生阅读的大量的科幻作品,甚至自己写作一些科幻作品,主动思考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比如说如果机器人真的变聪明了,人应该如何去理性的判断和面对这些事情,去扩展所谓的机器人教育的边界。因为我们说,技术还是掌握在人的手中,我们应该让人善意地去使用技术。

第二点,在人工智能到来的时候,我们的学习方式,应该更多的借助外脑,在借助外脑的过程当中,去驾驭各种各样使用外脑的相关技术

而这里面特别核心的内容,我觉得国务院的文件写的非常清楚,也很有前瞻性,就是要学会编程。学编程,工具非常重要,需要让学生有兴趣,我认为软硬件结合的方式,就是一个让学生有兴趣的,非常好的学习编程的方式。

当我第一次收到程小奔的测试版的时候,我就觉得,嗯,这应验了我之前关于创客教育当中,我们需要什么产品的一个假设,当时吴老师说:只有最漂亮的和最丑的会活下来,最漂亮的就是完全产品化的,像程小奔一样非常完整、精致的产品,另外一种就是基本的电子板、元器件之类,“最丑”的东西,但是它蕴涵着最基本的原理,是高校自主招生需要的东西。

前者体现了人类的工匠精神,后者体现了人类在人工智能时代仍不放弃基本功,基本技能的态度。

如何给程小奔编程,让它“活”下去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如何让你的程小奔变聪明。方法很简单,就是编程,在编程之前,我们先看下程小奔非智能的画面,用到的是遥控的技术。

通过这段视频,大家应该可以感觉到程小奔功能很强大,也能够感觉到,为什么程小奔像孩子一样,好可爱。但现在这个小奔的状态,就像工业革命时期的机器一样,是你在操控它。需要人工智能时代的信息技术,才能够让它变得更聪明。

当我拿到程小奔以后,给它进行简单的编程,发现慧编程和Makeblock app非常的容易使用,而且它的图形化界面的用户体验特别好。在原来,我是用遥控功能来控制的,等于手握一个摇杆,让它前后左右移动,但是在控制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我真的不适合使用遥控器,因为这个原因我至今都没有考驾照,因为我开车的时候害怕。即使让我遥控一个机器人,往往也用的特别不好。所以我开始尝试用更好控制的,跟数学更有关系的,编程的方式来控制我的机器人。

比如说我为了让机器人能精确的从出发点到终点,反复调整这个机器人的运动参数,比如说一开始,执行,以45的功率执行一秒,然后旋转45度以后,剩下的路程,速度还是45,但是时间可能需要调整,1秒到不了终点,可能需要调整到1.3秒,调整到1.3秒后,又过了,又调回到1.25,这样反复调节,直到能够非常精准的到终点。这就是工程的方法和和数学的方法相统一了。

我觉得机器人很擅长代替人类做简单重复的事情,比如说搬运一个东西,从a到b,一直不停止。就像智能港口一样,只需要一两人个人,就能运送上百上千的货物。

那么,我们如何去看待还没有智能的机器人呢?

我和程小奔的故事,以及寄予程小奔的希望

为了让我的心爱的程小奔越来越聪明,我注册了慧编程的账号,不断给程小奔添加东西,但是吴老师是个身体不太好的人,每当我觉得很累,尤其是去年当我的胸口开始疼的时候,我就会想会不会有一个词叫做“早慧易夭”,就是聪明的早的人,太早取得大家的关注,就容易夭折呢?开始感叹生命的短暂,这个时候我就在想,在我走了之后,我的小奔怎么办。如果那一天来了,小奔能不能继承我的慧编程账号;或者有其他人继续给小奔改程序;又或者有一天当它智能起来,不断的自己给自己编程序;又或者它变得更加独立,参与到宇宙机器人联盟的各种各样的工作当中。

我给我的程小奔起了一个名字,叫跑跑。为了让跑跑更聪明,我努力学习编程技术,也和慧编程平台的其他人交流想法,未来我会想如何把更先进的芯片,移植到现在看还不错,终有一天会落后的跑跑身上,让跑跑拉着更强大的手,走向独立,这就是宇宙机器人联盟的价值观。让人类的善良在一个硅基生命延续下去。

本文来源于慧编程第一期公益课,原文发布于公众号:慧编程mBlock(ID:mblockcc)

admin

该用户很懒,还没有介绍自己。